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國史辨析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研究 >> 毛澤東研究
毛澤東晚年愛看的字帖、墨跡
發布時間: 2020-04-27    作者:徐中遠    來源:黨的文獻 2020-01-25
  字體:(     ) 關閉窗口

  毛澤東對書法興趣濃厚,晚年非常愛看字帖、墨跡。筆者作為毛澤東晚年專職圖書管理工作人員,對此深有體會,耳聞目睹和親身經歷的件件往事直到今天仍記憶猶新。

  一、從第一次為毛澤東聯系購買字帖、墨跡說起

  我是從1966年5月開始為毛澤東做圖書服務工作的。據當時的記錄,我第一次為他聯系購買字帖、墨跡是在1972年10月12日。11日晚,時任毛澤東機要秘書的徐業夫告訴我們,毛澤東想要看幾種字帖,并列出了具體書單。

  通常情況下,凡毛澤東要看的古籍舊書,我們先是從舊書店購買,舊書店沒有,再到有關圖書館借閱。如果書店里找到不止一種版本,且幾種版本差不多,則先記賬,暫不付款,都拿回去請毛澤東選定。選定后,將沒選上的送回書店,再辦理選定版本的付款手續。雖然當時古籍舊書很便宜,但毛澤東常常告誡我們,買人家的東西,就要按人家的價格付款,決不能白拿人家的東西。

  12日一早,我們就前往琉璃廠中國書店。這是北京地區當年收藏古籍舊書最多、最全的書店。按照要求,這次我們一共選購了4種碑帖:《宋拓九成宮醴泉銘》(1冊)、《皇甫碑》(1冊)、《宋拓化度寺碑》(南海伍氏珍藏秘本,1冊)和《宋拓化度寺碑》(香葉草堂藏本,1冊)。除《宋拓九成宮醴泉銘》這一種是1元錢,其他3種都是1元2角,4種字帖一共花了4元6角錢。

  據當時的記錄,1972年,毛澤東要我們查找字帖就這一次。但并不意味著他這一年只閱看字帖、墨跡一次,因為游泳池住地的書房里還存放有許多字帖、墨跡,毛澤東平時隨手就可以翻閱。

  1973年,毛澤東先后三次要我們查找字帖。第一次是3月16日上午,我們被告知毛澤東要看趙孟頫的楷書《道德經》字帖。趙孟頫是元代著名書畫家,字子昂,號松雪道人,他工書法,尤精正書、行書和小楷,所寫碑版甚多,圓轉遒麗,人稱“趙體”。他存世書跡較多,有《洛神賦》《道德經》《膽巴碑》《玄妙觀重修三門記》《四體千字文》等。

  我們先是到毛澤東書庫中查找,沒有找到,聯系中國書店,也被告知沒有,于是聯系北京圖書館和北京市文物管理處幫助查找。同時請兩家單位幫助查找,可以爭取時間,也方便篩選。這次,北京圖書館找出一本《趙松雪書道德經》,北京市文物管理處找出一本《趙子昂道德經墨本》。這兩種字帖均為楷書,裝幀樣式也差不多,只是有一本字稍大些,我們將兩本都送給了毛澤東。

  第二次是7月12日晚上,我們被告知毛澤東要看鮮于樞的字帖。鮮于樞是元代著名書法家,字伯機,號困學山民、寄直老人,他能詩文,工正、行、草書,尤以草書知名,存世書跡有《漁父詞》《透光古鏡歌》《石鼓歌》等。

  毛澤東書庫中有一本文物出版社1959年出版的《元鮮于樞書杜詩》,送給毛澤東后,他表示,鮮于樞還有別的墨跡。13日一早,我們就聯系中國書店和北京圖書館幫助查找。北京圖書館找出兩種字帖:《元鮮于伯機草書唐詩》和《南雪齋藏真帖》(未集)中的《鮮于樞書石鼓歌》。中國書店也找出《元鮮于伯機草書唐詩》,且與北京圖書館找出的版本完全相同。將這兩種字帖送給毛澤東后的次日,他就把《元鮮于伯機草書唐詩》退給了我們,留下了《鮮于樞書石鼓歌》。這種字帖深受毛澤東喜愛,一直放在他的游泳池會客廳里,直到他逝世后歸還給北京圖書館。

  第三次是8月11日上午,我們被告知毛澤東要看懷素的字帖、墨跡。懷素是唐代書法大家,僧人,字藏真,他精勤學書,以善“狂草”出名,存世書跡有《自敘帖》《苦筍帖》等。懷素的書跡,特別是其草書墨跡,早在20世紀50年代,毛澤東就時常覽閱。20年后,他又要找懷素的字帖,可見他對懷素的墨跡十分喜愛。

  毛澤東書庫中存有兩種懷素的墨跡:《僧懷素草書千字文》和《懷素自敘帖》。這兩種字帖毛澤東在20世紀50年代都看過。我們將這兩種墨跡送給他的時候,他立即放下手中正在翻看的新印大字線裝本《魯迅全集》,高興地翻看起來。毛澤東告訴我們,懷素是湖南長沙人,是他的老鄉,懷素的草書寫得好,有大家風度,狂草尤為獨特,學習草書,懷素堪稱典范,唐代詩人李白還專門寫詩《草書歌行》,贊揚懷素的狂草。這兩種懷素的墨跡,毛澤東看后一直放在游泳池會客廳里。

  后來,我們又找到了一些懷素的字帖:《唐懷素論書帖》、懷素書《唐圣母帖》(兩種)、《懷素自敘帖真跡》(兩種)、《唐懷素小草千字文墨跡》、《僧懷素書四十二章經》、《懷素草書千字文》(兩種)、《唐釋懷素圣母帖》、《懷素千金帖圣母帖合冊》、《懷素秋興八首》、《懷素藏真律公二帖石刻》等10多種。這些懷素的字帖,陪伴毛澤東度過了生命最后的歲月,懷素的字帖也是毛澤東收存字帖中種類最多的。

  二、從1974年4月開始,毛澤東閱看字帖、墨跡的興趣愈加濃厚

  據當時的記錄,從1974年4月開始,毛澤東閱看字帖、墨跡逐漸增多,到8月份,我們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找選字帖,北京各家圖書館、博物館找遍之后,又到上海、南京等地去查找。

  1974年4月18日下午,時任毛澤東機要秘書的張玉鳳告訴我們,毛澤東要看字帖,要我們把原來存放在毛澤東書庫中的字大一些的行書、草書等都挑選出來放在游泳池會客廳里。毛澤東書庫中存放的字帖、墨跡,大部分是新中國成立后田家英、陳秉忱、逄先知等人從舊書店購買的,如《歷代名人草字匯》《唐魏征墨寶真跡》《房玄齡碑》《寒香館藏真帖》《雁塔圣教序記》《米南宮書法》《至寶齋法帖》《天香樓藏帖》《草書帖》《顏真卿書帖》《九成宮集字范本》《板橋書道情詞墨跡》《歷代草圣》《晉王獻之洛神賦十三行》《包安吳論書詩真跡》《鄭板橋行書真跡》《晉王羲之奉橘真跡》《標準草書》《標準草書范本千字文》《宋徽宗趙佶草書千字文》《名人楹聯大觀》《行草章法》等。

  也有的是新中國成立后有關出版社贈送的,如《宋拓寶晉齋法帖》(中華書局1960年版)、《遼寧省博物館藏法書選集》(文物出版社1961年版)、《宋拓懷仁集王書圣教序》(文物出版社1963年版)、《沈尹默二王法書管窺》(上海教育出版社1965年版)等。我們一共挑選了230冊,有的是帶函套的,有的是夾木板的,用帶斗的三輪車裝了滿滿一車,于4月19日上午送到了游泳池會客廳,3個書架差不多都放滿了。

  230冊字帖,且其中有不少是古今名人墨跡和學術范本,這對一般學習書法的人來說,是足夠用的了。但這些并沒有滿足毛澤東晚年學習、鉆研和閱讀欣賞的需要。在這些字帖送給他大約兩周后,他就要我們找孫中山、康有為、梁啟超的墨跡。

  我們先是把毛澤東書庫中存有的《孫中山先生手札墨跡》和《梁任公詩稿手跡》找出來送給他,這兩種不是草書墨跡,且有的字寫得比較小,所以不在之前挑選出的230冊之列。

  后來,我們又從中國書店購買了以下4種字帖:《孫中山遺墨建國大綱》(人民美術出版社1956年版,1冊)、《孫中山手札》(1冊)、《康南海先生書開歲忽六十詩》(1冊)和《康南海篆書詩稿》(1冊)。北京圖書館又幫助找出以下8種字帖:《總理遺墨》(1冊)、《南海先生戊戌書稿后跋》(1冊)、《康南海手寫詩稿》(1冊)、《南海先生致梁任公手札》(2冊)、《南海先生信札詩鈔》(2冊)、《梁任公臨鄭文公碑》(2冊)、《梁任公手寫妙法蓮華經》(1冊)和《梁任公臨張遷碑》(1冊)。以上有關孫中山、康有為、梁啟超的字帖、墨跡和手札,在送給毛澤東后大約兩周退回。

  6月3日下午,張玉鳳告知,毛澤東要我們挑選田家英收存的字帖、墨跡中行草、大字本的給他。田家英從1948年10月起擔任毛澤東秘書,他也特別喜歡欣賞名人墨跡,非常愛看碑帖、真跡字畫,尤其對清代文人學者和書畫名家的墨跡,長年堅持收藏。他收集清人墨跡,主要是為了研究清代歷史。田家英去世后,他收藏的清人墨跡和其他圖書資料等,全部隨同毛澤東書庫的圖書單獨存放,由我們代為管理。按照毛澤東的要求,我們把田家英收藏的1000多件清人墨跡,全部翻了一遍,凡行書、草書,且字寫得比較大的都挑了出來,一共挑選出近100種200余件。

  送給毛澤東的這一批清人墨跡,書法價值較高的草書墨跡并不多,有些書法水平較高的行書、楷書墨跡字寫得又太小,還有些墨跡裝幀特別講究,有的用木板夾著,有的木板外面還用布套,有的是厚厚的冊頁,翻看起來很不方便。因此,這一批字帖,毛澤東翻閱一遍后,除《名人楹聯真跡大全》《龔自珍墨跡》《魯迅先生墨跡》《支那墨跡大成》《鄭板橋真跡》等少數字帖還時常翻閱外,其他的就翻閱得很少了。

  大約又過了半個多月,毛澤東要看《三希堂法帖》,要我們把他身邊存放的那套老式裝幀本《三希堂法帖》重新改裝一下,可重新裝幀不是一日功夫可成。從6月下旬開始,我們又先后從我們代管的其他幾個人的圖書中和中央辦公廳圖書館找選出一些字帖送給毛澤東看。

  三、毛澤東喜愛看的字帖、墨跡

  1974年7月31日,中央辦公廳指示我們要再找一部分字帖送毛澤東研閱,還提出了5條要求:第一,字要大些,清楚的;第二,本子要整齊點,不要太破的;第三,本子不要太厚、太重,要便于毛澤東拿著看的;第四,字體不限;第五,要快些找,快些送。

  指示和要求都很明確,找選字帖就成了我們這個時期的中心工作。從7月31日到8月14日,整整半個月時間,我們從北京有關單位找出來送給毛澤東的字帖共計92種174冊。據當時的記錄,除了毛澤東看完陸續退還給有關單位的,還有一些字帖(共21種)他一直留在身邊,時常翻閱,直到他逝世后才分別退還給有關單位。

  留下的這些字帖、墨跡,除個別外幾乎都是線裝本,字都比較大,也比較清楚,差不多都是行書和草書字體,本子都不太厚,也都比較輕。從墨跡內容來看,這些字帖近一半書寫的是古詩或古文,使讀者既可以品味書法藝術,又可以欣賞古詩古文,一舉兩得。毛澤東晚年愛看什么樣的字帖,從中也能看出些端倪。

  從8月14日到12月初,毛澤東沒有再向我們要過字帖。12月6日,張玉鳳又告訴我們,還要找一些字帖,要大字,本子小,拿著方便亦看得清的為好。于是,我們根據要求,從北京圖書館、中國歷史博物館和故宮博物院借來字帖、墨跡等分兩批送給毛澤東,一批是15種119冊,一批是9種70冊,每一批都用兩個皮箱裝著。

  這樣,北京有關單位收藏的適合毛澤東看的字帖,能找的差不多都找了。如果以后毛澤東還要看字帖,我們如何繼續找選呢?為便于今后的工作,我們借這次送字帖的機會向張玉鳳提出了上述想法。她回復,有關繼續去選適合毛澤東看的字帖,可等這一部分看過后再辦,并附上5種字帖說:此5種字帖毛澤東較喜愛,本子不很大,也很清楚,又有些內容。這5種字帖是:《楹聯墨跡大觀》第4冊(高野侯編輯,中華書局1928年版)、《玉虹鑒真帖》(載有李長吉詩的一冊)、《懷素自敘帖》、《唐人十二月朋友相聞書》(國立北平故宮博物院1934年版)和《南宋趙孟堅自書詩》(文物出版社1964年版)。

  在翻閱這5種字帖時,我們發現,《楹聯墨跡大觀》這冊中“與人相見以誠,造物所忌者巧”的聯句旁,毛澤東用紅鉛筆畫了兩個大圈。這冊《玉虹鑒真帖》中有毛澤東愛讀的唐代詩人李賀的詩,李賀字長吉,毛澤東在這一冊封面題簽字旁用黑鉛筆寫了“李長吉詩”四個字,并用紅鉛筆在這四個字的旁邊粗粗地畫了一條曲線,在字的上面畫了一個大圈?!队窈玷b真帖》是套帖,一套24冊,在寫有19首古詩的另一冊上,毛澤東又用紅鉛筆在封面上畫了兩個大圈,表明他對這冊字帖的喜愛。

  《懷素自敘帖》等有關懷素的字帖,毛澤東都愛不釋手,百讀不厭。1974年,時任日本外務大臣大平正芳訪華時,毛澤東就將自己非常喜愛的一冊《懷素自敘帖真跡》贈送給了他?!短迫耸屡笥严嗦剷泛汀赌纤乌w孟堅自書詩》這兩種字帖,毛澤東也都有圈畫。這些都從側面表明,毛澤東看字帖,不光是看字,而且是看詩、看文,是另一種形式的看書。有風格的行書、草書,加上書寫的是思想性、藝術性較高的詩詞、文賦等,這樣的字帖是毛澤東最愛看的。

  毛澤東晚年翻閱字帖、墨跡,鉆研書法,主要在于休息。工作間隙,夜晚辦公疲倦時,他常常練習書法,或書寫歷朝著名的詩詞曲賦,或書寫魯迅的詩句,或書寫他自己的詩詞。他常說,看文件、看書累了,練練書法,調節調節大腦,這是一種很好的休息。

  因此,找選字帖、墨跡不能僅從書法藝術的角度去考慮,還要考慮到毛澤東當時的身體、視力等。就是說,既有書體的要求,又有書寫內容的要求,還要有開本、裝幀式樣、墨跡清晰度等的要求。除了字體、書寫的內容是他喜歡的,字還要大些、清楚些,因為晚年毛澤東視力減弱,字小看不清;本子要小一點、輕一點,不能太厚、太重,不能太大,因為晚年他常常半躺在床上看書,太厚、太重、太大,他拿著不方便。

  12月15日,張玉鳳退給我們4冊字帖并附上一張便條:“這四種字,首長不喜歡看?!薄斑@四種字”是:《柳公權書神策軍碑》(選錄本)(人民美術出版社1962年版)、《錢南園書正氣歌》(上海古籍書店出版)和《南苑團河碑記》上下冊。

  毛澤東喜歡看什么字帖、墨跡,不喜歡看什么字帖、墨跡,具體的條件和要求我們以前理解和掌握不夠,所以前前后后找出的字帖、墨跡不少,但深受他喜愛的不是很多。這次送給他的4皮箱字帖、墨跡,除了挑選留下的5種,其余的看后很快就全部退回來了。留下的5種字帖是:《話山草堂帖》(1函6冊)、《筠清館法帖》(1函6冊)、《話雨樓法書》(1函8冊)、《寒香館藏真帖》(1函6冊)、《采真館帖》(1函6冊)。留下的這5種字帖一共32冊,這32冊中,也并不是全部都是毛澤東喜愛的。顯然,這一點字帖是不能滿足毛澤東的閱看、鉆研需求的。

  四、去往上海、南京為毛澤東找選字帖、墨跡

  沒過多久,張玉鳳告訴我們,還要繼續找字帖,北京如果找得差不多了,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說可以去外地再找找。經和有關方面商量,第一站,我們選擇了上海。1974年12月21日晚,我們從北京乘火車出發,在火車上,我們根據7月31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向我們提出的5條要求,張玉鳳給我們寫的便條,以及我們在實際工作中形成的對毛澤東閱帖偏好的認識和理解,擬定出了找選字帖、墨跡的6點具體要求:

  第一,范圍是有風格的行書、草書字體的法帖、石刻、碑文、墨跡、真跡、楹聯、書簡、信札等;第二,字要大些,看得清楚的;第三,書寫的內容最好是思想性、藝術性較高的詩詞、文賦或富有哲理的聯句、言論等;第四,裝幀的本子最好是線裝的,不要太大、太厚、太重,開本要小一點、薄一點、輕一點的,便于毛澤東自己拿著看的;第五,能找多少找多少,越多越好;第六,要快找、快送,找出一部分先選送一部分。

  我們22日到達上海,23日,上海圖書館、上海博物館、上海師范大學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等就陸續將他們先找出的一部分字帖、墨跡送來。我們從中選出《松雪草書墨寶》等25種26冊送給毛澤東。這25種字帖、墨跡,都是行書、草書體,大部分是草書,字又大又清楚,本子也都不太大、不太厚,差不多都是線裝本。這些都是在北京找字帖過程中沒有看到的。

  隨后兩天,上海圖書館等有關單位又陸續找出一部分字帖、墨跡送來,這次找出的字帖、墨跡,字體基本上都還是行書、草書,但不少字帖本子太厚,有的是帶木板的,有的是套帖老式裝幀本,有的還帶有精致的函套。如果從研究版本、書法藝術的角度來說,這些字帖可能都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對毛澤東來說,就不太合適了。我們從中挑選出《明莫云卿草書山居雜賦卷》等17種送給毛澤東。這樣,在上海前后一共選出字帖42種。

  我們的第二站選擇了南京。29日到達,30日上午南京圖書館就最先送來一部分字帖、墨跡。下午,其他幾家單位也陸續挑選出一些送來。我們從中首先挑選出《張旭草書李青蓮序》等19種送給毛澤東。這19種字帖大部分是草書,特別是被并稱為“顛張醉素”的唐代兩位狂草大家張旭和懷素的兩件墨寶實屬罕見,還有日本書法家上田桑鳩的草書范本等也都是以前沒有見到過的。

  12月31日和1975年元旦這兩天,江蘇省博物館、南京圖書館、南京師范學院圖書館等單位又相繼找出一部分字帖、墨跡送來。我們從中挑選出《王夢樓壽屏十二軸全冊》等20種送給毛澤東。又過了兩天,有關單位又相繼找出一部分字帖、墨跡送來。后來送來的套帖、厚本子比較多,單冊的線裝本越來越少了。

  我們又從中精心挑選出《快雪堂法帖(1-5)》等7種35冊送給毛澤東。這樣前后加在一起,在南京一共選出字帖46種。

  1975年1月12日,張玉鳳告訴我:“首長說你從上海、南京找來的字帖、墨跡都很好,他都喜歡看?,F在他正在翻閱。首長說暫時可不找了,待這一批看過后再說?!?/p>

  不過從這一次之后,除1976年2月,毛澤東要我們為他購買過兩種字帖外,一直沒有“再說”。上海、南京之行是我們為毛澤東最后一次成批地選借字帖、墨跡。從上海、南京借來的88種136冊字帖、墨跡,大概是由于毛澤東喜愛的原因吧,他生前一冊也沒有退還過,一直放在身邊。有些字帖,毛澤東不知翻看了多少遍。直到1979年2月底,經中共中央辦公廳同意,我們才將上海借來的42種48冊,南京借來的46種88冊字帖,全部如數退還給了相關單位。

  從為毛澤東做圖書服務工作的實踐中,我們逐漸認識到,毛澤東晚年最愛看有風格的、字大清楚的、開本適宜的線裝本的行草且書寫的是思想性、藝術性較高的詩詞文賦一類字帖和墨跡。從上海、南京兩地借來的冊冊字帖和墨跡,伴隨毛澤東度過了生命最后的歲月。

  作者徐中遠,中共中央辦公廳老干部局原局長。

  文章來源:《黨的文獻》2020年第1期。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手机版电玩城捕鱼游戏